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SAMPLE】

2009年04月02日 18:10

◎SAMLPE放出◎

短漫部分:
(by moe萌)
sample1.jpg

(by Lokida)
sample2.jpg

文字部分:

(bu ff7111)
七八月中是日本国最难熬的时节。
那是连蝉鸣声都好似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热意的,炎热的、炎热的夏天。

“呼……受不了啊,就算跟暑气搏斗也没用,热死了……”
难得从叶的嘴里都吐出了示弱的话,他仰面躺在民宿的树荫下面,身边冰淇淋盒子和西瓜皮四散。真太手里的冰淇淋倒是还没吃完,他努力地舔着,想抢在热度将它完全融化融化之前把它解决。房子里隐隐传来打斗的声音,那大概是因为木刀之龙和霍洛霍洛都吃了太多的冰而吃坏了肚子,两个人正在抢唯一的厕所吧。

夏天什么的,真是麻烦又恐怖啊……
叶翻了个身,开始怀念在出云的老家大宅。
那里总是很凉爽的,可惜因为没什么人气而显得有些阴森。
啊,等一下,如果大家一起去出云避暑……?
‘开什么玩笑,旅费你打算怎么办!’
这个想法还没成型就被想象中的安娜踩烂。哎呀,一身冷汗。
干笑几声叶拭去额前的汗珠,抬头正好看到阿弥陀丸迅速朝他飞来的身影。
诶诶,这个时候,总是不能不慕幽灵们啊。
叶眯起眼睛,看着在场的唯一没有被暑气和汗水困扰的阿弥陀丸,脑子里涌起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甚至是可笑的念头,直到阿弥陀丸逼近眼前,神采奕奕地喊了他一声“叶大人”。
“啊啊,什么事,阿弥陀丸?”
“叶大人,真太大人,莲大人来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by 未终)
抓了抓头发,叶将耳机重新戴上,枕着手臂又陷入了沉睡中。
然后他做了一个梦,清醒时梦里的景象仍然清晰无比。

无数白羽从天空坠落。洁白细绒被风吹成无规则的波浪,然后它们落入湖中,不沉不落。
有水鸟拍打着笨重的翅膀游来,然后猛然低头啄起羽毛,吧嗒吧嗒的拍散了轻柔的羽毛。吐出,再继续啄起下一片羽毛,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动作。
它终于玩厌了,便拍拍翅膀,飞向远空。
可是之后又来了第二只、第三只、第四只……
这样不断重复着,而湖面上的羽毛而未见减少,仍然在湖面上飘荡着不肯沉落。而在无数片羽毛之间,他似乎看到了点点亮光在闪烁着。叶觉得那亮光一定是谁午夜时分放下的灯船,他想去看一看。
可是他还没走几步,离湖水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,地面却突然裂开了。
那些白色的羽毛腾空飞起,迅速钻入裂缝中,而那些白色的水鸟却不见踪影。

当叶睁开眼睛的时候,只看到了无尽的暗。他疑惑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自己的眼睛,却摸到了一条冰冷的手臂,反射性的想要拉下来,才发现是万太的手臂。
或许是迷蒙间感到了温暖便靠近吧。
轻轻将万太的手臂推开,叶撑着草坪坐了起来。过了许久,才从朦胧的睡意间清醒过来,可仍然觉得疲惫。
这是与好在咖啡厅见面后的第二天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by 路克)
麻仓叶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,夕阳落了半边山,光辉染红了整个街道。两道的树背着光,散下来了两行的影子。完全的寂静,只剩下鞋子与水泥地面摩擦而发出的脚步声。夏日枯草的香味沿街道漫开,十分舒适的感觉。
眯起眼睛享受着这一切,他将手放进裤子口袋里,正准备抬头仰望那被两种颜色分隔开来的天空,另一种情景却展现在了他的面前——
明明应该是继续延长的林荫道,中途却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一块墓地。上面只有一块墓碑和一棵大树,映着被拉长的影子显得格外孤单,让人觉得它像是一个孩子,却连世界都已经抛弃了它。
他一下子顿了脚步,然后转身走了过去。莫名的熟悉感出现在心头,在大树前停了下来。

“嗨,你好。”

被头顶上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他连忙退后了两步,接着向声音的发起方向望去。
大树粗壮的枝干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少年,他穿着单薄的白衬衫,领口的扣子正合意味的解开了两颗。他没有正式的将多余的衬衫衣角塞进裤腰里,而是随意的散在了外面。风扬起了他酒红色的长发,嘴边挂着美好的十五度微笑,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,像是那种不羁而放浪,但是却单纯的社会好少年。
意识到对方是在对自己说话,麻仓叶回敬似的点了点,“你好。”
少年扬了扬手,将脸移向了天空,“你看夕阳多美,这种时刻最适合扫墓了不是吗?”
麻仓叶愣了一下,深刻的觉得自己遇上了怪人。一般情况下刚刚认识的人怎么都不会用“扫墓”这种不吉祥的话题来做搭讪的开始呀。尽管这样想,麻仓叶还是回答了“嗯”表情肯定。
好像听到了满意的答案,少年别样高兴,“呵呵”的笑了起来,又将对着天空的脸转了回来,
“……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淡然啊,叶。”

一瞬间,时间停止了,接着是迎来无尽的暗,不停的沉沦。消失了,面前的所有风景,没有留下任何让人足以回想的空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by 遗失遗忘)

火灵最近很忧伤,郁郁寡欢。


回想以前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啊,他和他家可爱的小好好一起生活,他辛辛苦苦拉扯孩子长大容易么他。

虽然小好好的力量和记忆没丢,但是身体可是刚造出来的,整一小BB,唉哟,圆滚滚的老可爱了。

只是,那时候穷,没钱儿,火灵一边要带孩子一边还要想办法筹钱买尿布买奶粉。他抱一孩子在街头玩杂耍,喷火焰,跳火圈,被人围观着老丢人了,可是一想到小好好他还是忍了。为人父母啊,不就是这样无私的么?

虽然挣俩钱儿不容易,但是东西不敢买次的,听说有些奶粉不好,藏毒呐,火灵毅然决然的含泪选了老贵的质量保值高级货。

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愈发俊俏了,火灵可愁了。

虽然吧,自家孩子养的一等一非常帅呆了是好事儿,但蜂啊蝶啊飞到哪里去呀,飞到咱家小好好身边来可就不是啥好事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by 双生)
沉浸在温暖之中。
这对于他而言是生疏的感觉。生活在寒冷北方的人,能接触到的只是永远化不开的坚冰、仿佛能切开身体的冷风、以及炙热的火而已。就连路草都没有温度,阳光被冰面反射只让人觉得刺眼。温和的、界限不明的温度感觉意识在北国的酷寒之下是无用的。温暖是温柔乡的象征,无福消受。
能够在暴风雪之后岿然不动的只有冰山。
然而正因为处在那样的环境里才会向往南方吧。“那里的阳光是温暖的风是温暖的就连水也不是冷的,而且一年四季都有花——恩,那里有真正的季节哦,不是像这里一样只有冬天的诶等等,哥哥,那里有多温暖呢?”毕莉卡小时候这么问过他。
他的回答是什么?好像是说“大概就和火差不多吧。”
“啊?不会热死吗?”
“我们不是生活在和冰一样冷的地方嘛,我们都没死的。”
南国——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现在看来对于童年的毕莉卡来说那是和永无乡一样的存在吧,所有北方的孩子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望,她也是,他也是。在听见长辈谈到南方湿润的阳光植物和流水的时候,每个人都禁不住幻想。
那里到底有多温暖呢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コメント

    コメントの投稿

    (コメント編集・削除に必要)
    (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)

    トラックバック

   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    http://lovesk10years.blog115.fc2.com/tb.php/7-afe3cbbd
   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

 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